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死很慢

走進大樓的時候,我習慣性地抬頭看看她,她還在那裏,凝神注視著我,臉色蒼白如玉石,雙眸黯淡似隕星,我向她送出一個熱切的眼神和調皮的飛吻,隨後才依依不捨地走了進去。

博士就在十六樓等著我,給我解釋著最近發生的這些怪事,“嗯,是的,最近死亡忽然放慢腳步了。”

博士的目光有些茫然,聲音聽起來也有些嘶啞,“原先死亡只是一個點,現在被拖成了一條線。”

我邊聽邊點頭,抽空還望窗外看看,她正在那裏,烏黑的長髮倒垂下來,在風中飄舞著,啊,她才是我來這裏的唯一理由!

“所以,再讓我看看你的傷。”

博士終於結束了演講,要求查看我的傷勢,我胸口的大洞還在潰爛,有蛆蟲在囂張的散步。

“沒關係,你這只是受傷,並不是死亡,絕大多數死人都會喪失行動能力。”

博士扭頭去拿一份資料給我看,露出了脖子上那道深刻的刀痕,他就是極少數還保有行動力的死人之一。

“服毒的,要忍受那種劇痛沒完沒了的的侵襲,觸電的,電流在人體燒焦之後還在焚化著靈魂,被槍斃的,大腦和子彈要纏綿兩三個月……”www.kbggs.com恐k怖*|鬼+故|事*

博士說起這些來有點病態的亢奮,腦袋一個勁兒地搖晃著,把傷口扯得越來越大,看得我提心吊膽的。

告別了博士,預約了下一次就診時間,我走出了大樓,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正好落在我雙腳前面,我抬頭看看,她還在那裏,倒懸在空中,一雙眼窩空空蕩蕩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