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隔壁的房間裏有鬼-2

“嗒!”“嗒!”近了,真的近了,我嚇得屏住了呼吸。
  可是,那聲音也停了,仿佛是隨著我的呼吸動作一般,我試著悄悄吸一口氣,“嗒!”的一聲驟然響起,這下我再也不敢喘氣了。
  而在這靜謐的夜,我聽到了我越漸強烈的心跳聲,“??!??!”它仿佛佔據了整個房間似的,跳動的聲音是如此明顯。
  此時,我十分明確的感覺到了,它,就在門口。
  時間就這樣流逝著,我不停的告訴自己,“別害怕,別害怕”但漸漸顫抖的雙手卻諷刺著我的意志力,隨著時間流逝,我慢慢的,直至再也無法屏住呼吸,強烈的對呼吸的渴望讓我不顧一切的大口喘息起來。
  而正如開始的猜測,它隨著我的呼吸,驀然狂暴了起來,“?!?!?!?!”門發出幾聲慘叫後,緩緩打開了。
  嚇得我止住了呼吸,而就是這?,後退的門詭異的停了,一切仿佛都停止了,門外是一片黑暗,仿佛是某個惡魔張開的嘴,等著待宰的羔羊。
  窗外,不知何時掛上了一輪明月,但是,那光芒卻那麼慘澹,而灑入的月光,仿佛是墓地中的死者伸出的手般,透著一種淒慘,這氣氛,正如一把刻刀,挑逗著我的靈魂,讓它不住顫抖。
  而開著的門外面,仿佛有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我,而我竟可以感覺到那帶著戲謔的眼神與森冷的微笑。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我跳下床,沖到門邊用力把它關上,然後靠在門上慢慢呼吸著,我知道,現在不能過於害怕,那只會葬送我的生命,但呼吸卻無比淩亂,身子也不住的抖動。
  想起電影裏的某個橋段,我將門反鎖後,躲到了桌子下麵。“砰!”一只手,一只沾滿鮮血的手,破開了那薄薄的木門,透過那個破口,我看到了一雙冰冷的眼睛,以及一張猙獰的面孔。
  那只手向反鎖著的鎖摸去,而這時,我的身體奇跡般的不抖了,拿起桌上的燈,一個箭步就奔至門口,對著那只血手就打去,一聲怒吼過後,門更加猛烈的顫抖起來。
  而我的眼神卻忽然冷了下來,腦海中,那紅色的木門,那重重的油漆味再度出現。
  實在太奇怪了:“一個老舊的房子,為什麼只有那個門刷油漆,而且還是剛剛刷的那種?”
  現在我突然有些明白了,那裏面一定掩蓋了什麼。
  我冷冷的盯著那只血手: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陰謀,還有那個女鬼,她一定是想告訴我些什麼,但,那是些什麼呢。
  接連幾燈伺候那只血手後,吃痛的它漸漸縮回,接著,就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聲息。
  無聲的恐懼在夜風中呼嘯,這夜,仍然漫長。
  坐在床上我突然做出一個決定:我要換房!換到隔壁那間房!
  做出這個決定後連自己都嚇了一跳,但是心中卻有一種感覺,這就是最正確的方向,而我一向都是憑著感覺走的。
  過了一會兒,我屏住呼吸,打開門就往隔壁摸去,半蹲著身子,心懸的位置已經不是嗓子眼,它上升到了我的頭頂。
  而這時,腦海裏卻出現了一個畫面:一個白衣女孩尖叫著往隔壁那間房爬去,爬過的地方留下血淋淋的痕跡,嘴裏滲出鮮血,她慘白的臉上佈滿堅定,終於,她到了那間房,但到這裏,畫面卻被掐斷。深呼吸幾口,我知道,我摸到了命運之匙。
  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女鬼在桌子上寫的東西,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那是:隔壁,詛咒,沒時間了。
  到了,我站起身來,打開門又輕輕關上,我悄悄呼吸幾口,卻聽見了那詭秘開門聲,趕緊抑制呼吸頻率,看著這間被月光打染的房,我想,或許,真相就在這裏面。
  同樣的擺設,只是桌子上多了本筆記,我趕緊翻開。
  “我今晚要得到一件東西,我渴望了很久的東西”一行血紅色刺目的字映入我眼中,我的天,這哪里是筆記,分明是血記啊!
  輕輕將筆記合上,“砰!”門開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張恐怖的臉出現在視線中,我卻笑了。
  摸出男人隨身必帶之物——打火機。
  “吼——”它瘋狂的吼叫著向我撲來,但我不會給它任何機會的,直接將淋過燈油的筆記點燃,隨後仍到床上。
  筆記燃燒著,那東西如遭雷擊,突然跪倒在地上,我不知哪來的力氣,拿起板凳全力一砸,直接將其砸倒,正欲沖過去發洩心中的鬱積,它卻化作一灘黑色膿水。
  我看向一旁的白衣女孩,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她同樣在笑,但她的笑仿佛是風中飛翔的花朵,帶著種幸福的解脫……………………………………………………………………………………………………………………………………
  ……………………………………………………………………………………………………………………
  床上的筆記帶起了大火,火借著木床蔓延開去,漸漸包裹整個木屋,火越來越大,像只巨獸般將木屋吞沒,老人早已消失。
  我站在房子外面,看著那一個個怨靈在火焰解脫,還有那個女孩,空中她對我說了兩個字,雖然無聲,但我知道那是——謝謝。
  我欣慰的一笑,心中許下了祝願。
  我何嘗不要對她說聲謝謝呢,如果不是她的提醒我又怎麼會知道這個血屋詛咒呢?
  和我猜測的一樣,那個紅色木門果然隱藏著什麼,那是一個詛咒——當一百個生靈的血澆築惡魔的身軀,黑暗將佈滿世間,死亡將被讚頌。而那個女孩是第一個被詛咒的人,也是唯一一個有勇氣窺破秘密的人,可惜,流盡最後一絲血的她沒能破除這個詛咒,但是,她留下了珍貴的記號,只是沒有被後人發現,直到我,最後一個詛咒者的到來。
  打開門那一刻,我知道了一切,偌大一個火字刻在桌子上,那是女孩用指甲生生挖出來的。
  老人是惡魔的僕人,不能進入這個房間,因為這是惡魔棲息的地方,所以這個珍貴的記號一直保留下來。
  而這個惡魔懼怕月光,這裏德窗戶卻對月而開,因此每當皓月當空之時他就會跑到廁所裏去,這也是唯一的機會,當然,事先我根本不知道這些,我能走到那裏,靠的是感覺與運氣,呵呵,想到這裏我自己都不由得佩服自己的運氣。
  而惡魔筆記裏用生靈的鮮血記載著一切,不過,一切都隨著火焰消失了,永遠的消失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