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漁村水鬼-1

暮色行近,一艘大船停泊在海中間,船沿上圍著一群人。站在高處一點的那個男人是漁村裏德高望重的村長。在揮揮手平伏了人群的喧鬧之後,村長舉起了右手朝地上一指,高聲道:“把這兩個姦夫淫婦沉入海裏!”……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一聲淒厲的喊叫仿佛要撕開人的胸膛,久久不息的餘音如同冰冷的海水滲進到人的血液骨髓裏,一張被淩亂長髮遮擋,蒼白得不見一絲血色的臉扭曲得令人心寒。在掙扎中兩只豬籠在翻動中從大船上掉進了大海,?時把平靜的海水攪開了一陣劇烈的水花,接著從水底撲撲的騰上來一連串白色的水泡,傾刻又回復平靜。
  海其實不是平靜的。在永遠見不著光線陰暗的水層下麵,有水草隨著暗流如水妖一般猖獗地舞動,傾吐著百年千年不變的怨毒。
  相比之下,映著桔紅朝霞光澤的海面總是令人感到美好。在新的一天開始的時候,這個小小的漁村裏便有漁船沐浴著金光揚帆出海了。
  這個漁村只有百十戶人家,祖上是明朝時候從福建一帶遷來的,民風一直都很淳樸。清朝光緒年間村中有兩戶人家給自己的孩子訂了娃娃親。女方叫徐靈兒,男方叫張遠惠。兩人成年之後,便由家中主持著完了婚。婚後的日子本該幸福美滿,不料有一年張遠惠駕船出海,竟遇上颱風不幸身亡。徐靈兒年輕守寡,終究奈不住寂寞,與村裏的未婚青年徐佰暗暗地來往。不想一次好事竟讓村人無意中撞見,事情被捅了出來。這無意等於在村裏掀開了捍然大波,村長驚聞這樣的苟且之事不免震怒萬分,即刻令人將兩人擒來,拷問一番,即行村規,將其浸了豬籠。
                 
                 
  海水一如既往地拍打著岸邊。
                 
  梁小明看到夕陽從海平線的那頭一點點地消失,然後轉瞬即來的黑暗便吞沒了這個海邊的小漁村。聽得見海鷗在頭頂偶爾盤旋過而發出的叫聲,在沉悶的潮聲裏顯得有些淒厲。夏夜的風裹著令人窒息的氣味迎面撲來,不遠處昏暗的燈光看起來就好像是在海水中漂浮的紅燈籠。
  梁小明的女朋友阿芳在不遠處呼喚他,並沿著沙灘朝他這邊漫步走來。
  每年的這個時候,梁小明都會與女友出外度假。今年是第四個年頭了,過了今年,按照雙方家裏的意思,他們倆就該結婚了。
  阿芳的步伐由走漸漸變成了跳躍,最後一下抱住了阿明。阿明張開雙手環住了阿芳,倆人的步子開始往海裏退去。在不由自主的呢喃聲中,阿芳感覺到海水漫過了自己的腰;在不由自主的喘息聲裏,阿明看到海水泛起的光映上了阿芳的臉。他倆的激情在這刻無法抵擋的溫柔裏陶醉,最後又象巧克力一樣融化進幽深的海水裏。
                 
  一九九五年盛夏的某個清晨,村長徐叔在一覺醒來之後,發現從城裏來的阿明小倆口竟一宿未歸。
  村子地處偏僻,很少有城裏人來此地度假。阿明剛來,徐叔便發現自己喜歡上了這個開朗的小夥子,因此邀請阿明上自己家去住。老伴去世好多年了,與阿明年紀相仿的孩子工作在外地,很長時間才回來一趟。雖然村裏人都很尊敬他,但是徐叔的生活不免顯得太寂寞。與阿明倆人吃晚飯的時候,徐叔的心情一直很好,一連喝下了好幾杯的酒。久違的開心過後,徐叔建議倆人去海邊走走,自己卻因為有些不勝酒力,早早地睡了。
                 
  徐叔心裏有些不安,早飯顧不上吃,便去了海邊。沙灘上的腳印被一夜的潮水沖刷得一乾二淨。茫茫的大海一望無際。沿著海灘尋找了一圈的徐叔依然孑然一人。轉眼已經近了午後,心急如焚的徐叔確信阿明兩人已經消失在海裏。徐叔回村裏叫了不少人出來,紛紛上了自家的船出海搜尋。一天很快過去,大家都一無所獲空手而歸。
  次日,徹夜未眠的徐叔又領上一些人出了海。船在水裏慢慢地行進,船鉉上系著一根長長的細繩,繩子的另一頭奇怪的系著一只西瓜,任其在海面上漂浮。村裏原來有老人傳言:西瓜可以幫助尋屍。於是徐叔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一大早讓人在船上系上了西瓜。這時眾人的眼睛都盯在了這只西瓜上,時間仿佛變得靜止了。過了良久西瓜任不見動靜,卻沒人敢張口打破這緊張的氣氛。徐叔起身點燃了三柱香,插到船頭,表情肅穆,迎空拜了一拜。
  船在海上遊弋了好一陣子了,大家都有些動搖,有的人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別處。“看!”一聲帶著顫音的驚呼又將大夥的注意拉了回來。只見剛才那只西瓜隨著船到了這一片海域便突然無聲無息地往海底沉去!“快,快!”“跟著西瓜下海!”徐叔話音剛落,有兩個水性極佳的小夥撲通一聲鑽進了海裏。不大會工夫又從海裏冒出頭來:“徐叔!在!在!……他們……在水裏……找找到了!”
  阿明和阿芳現在雙雙躺在了村中的祠堂裏。徐叔站在他們的面前,神色有些悲傷。嘴裏喃喃地道:阿明啊,是我害了你哇……徐叔從眼眶裏掉下幾滴濁淚,不知不覺天色漸暗。徐叔在歎息中腳步蹣跚慢慢離去,背影顯得有些蒼老。祠堂裏亮著昏暗的燈光,還有忽明忽暗搖曳不定的燭火,莫非他們就這樣安息了麼?
                 
  不知道為何,徐叔在回去的路上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奇怪?怎麼阿明兩個人就這麼突然死在海裏了呢?那天晚上也沒有大潮,一切似乎都是如此的平靜。徐叔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耳邊明明吹過的是風,可聽起來總像是有人在冥冥中幽幽地招喚,陰森森的。
  夜已深,徐叔躺在床上,好像是睡去了。這個時候只有祠堂中仍舊亮著燈火,被烏雲遮擋的月亮也隱去了光明。風聲不止,樹葉沙沙,黑暗裏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恍然間,竟有火光在夜色裏穿梭!近了近了!竟是朝著祠堂方向走來!門吱呀一聲打開。猛然一聲驚叫:哎呀!堵住門檻的不是昏暗的燈光,是梁小明的身子!直立著,臉色蒼白,腳下竟還不停地滴著水,已經濕了一大灘。來人大駭,嚇得倒退一步,手裏的燈籠也失手掉在地下。一個聲音仿佛從地獄裏冒出來,緩緩地,冷冰冰的:“——徐——佰——徐——佰——”火光一晃,阿芳出現在阿明身後。頭髮披散,目光炯然。僵持間突然發出尖利的鑷魂的梟笑,雙手放在頭上,緩緩的把自己的頭擰下,放到來人的面前。來人哪經得住如此恐懼之事,撲通倒在了地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