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深夜慘叫

王波開始清理自己的雜物了。

    離上一次清理已經六年了,那些暫時用不了或是沒用了卻忘記了扔的東西把他有地下室給裝滿了。今天,他總算肯把地下室清空了。

    當他打開一個很舊的紙箱時,裏面的東西讓他陷入了深思和回憶。

    裏面靜靜的躺著一套舊式的高中女生校服。它被整齊的疊好,並被放在塑膠袋裏。王波打開塑膠袋,把衣服取出來,放在手裏細細的打量。

    它是王波的女友小欣的遺物。小欣在六年前死於“意外”,實際上殺她的兇手就是王波。

    小欣比王波小15歲,兩個人在一起只能說是身為中年男人的王波獵豔的成果。可是,小欣是真的全心全意的愛王波的,不計較名分和利益。她的溫柔和可愛是王波在妻子身上品味不到的。王波一直認為自己也愛小欣,直到被妻子發現自己的婚外戀為止。

    妻子不美也不溫柔,可她是市長的女兒,掌握了王波的前途和命運。妻子向他攤牌,要他做選擇。

    王波自己也想不到,當時的自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名利和前途,背叛了小欣。當他向小欣提出分手時,一向順從的小欣居然沒有聽他的話,哭著說:“親愛的,我們可以走,離開這個城市吧!就算日子苦點也是值得的!”王波看著她堅定的眼神,心裏忽然冒起了前所未有的惡念:“她要毀了我!不行!不行!”

    他用安眠藥讓她睡著了,然後買通了不知情的民工,把裝著小欣的袋子送去了垃圾焚化廠。

    沒有人知道兇手是他。他安全的瞞過了所有人,在這六年,他官運亨通,當上了局長,即使是去年妻子因病去世後,他的地位也沒有動搖。

    把衣服放回箱子,王波離開了地下室。這六年他也常想念小欣,想念她的溫柔和可愛,想念以前的快樂生活,就像周樸園懷念侍萍一樣,雖然,是他親手殺了小欣。

    晚上還有會議,他放下思緒,出門了。

    回來時已經是11點多了,王波拖著疲憊的身體打開了門。“彤彤,彤彤,睡了嗎?”彤彤是他的女兒,15歲了,和小欣是同一類的可愛女孩。

    彤彤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低著頭,好像是在想什麼事。王波走到她跟前,心裏猛的一震:彤彤正穿著那套小欣的校服!

    “怎麼穿這麼舊的衣服啊,換了吧。”王波鎮定心神,在彤彤對面坐下。

    彤彤的聲音有點沙啞:“我在地下室裏看到它,覺的好看就穿了起來。這是誰的衣服啊?爸爸。”

    “是你媽媽的遺物,喜歡穿就穿吧。”

    彤彤的生意略為提高的一點:“不是媽媽的,媽媽絕對沒有這種衣服,爸爸,你為什麼騙我?”

    王波忽然產生了一種想傾訴的衝動,他歎了口氣:“是的,它不是你媽媽的,它是我最愛的女人的衣服。”

    “爸爸最愛的女人不是媽媽?是誰?”

    王波緩緩的說:“她是個叫小欣的高中生。我和她是在一次晚會上認識的。她對爸爸很好,很溫柔,不像你媽媽那樣。可惜,她已經死了六年了。”

    彤彤的語調很平靜:“那為什麼不和她在一起呢?”

    “這個問題很複雜的,小孩子不要多問了。你快去睡吧,明天不要穿它了。”王波說著站了起來。

    “爸爸,你似乎還沒說完。”

    王波楞住了:“什麼?”

    彤彤說:“小欣是你殺的,對嗎?她被燒掉了,是不是?”

    王波的腦子一下陷入了空白,他好不容易吐出了幾個字:“你,怎麼會——知道——”

    彤彤發出了一陣讓王波毛骨悚然的笑聲,她的聲音變得淒厲起來:“最愛的女人是我?哈哈,最愛的女人是——-我?親愛的,看看我的臉,你還愛我嗎?”

    彤彤抬起了頭。

    住在王波家周圍的市民在這一天晚上都從睡夢中被一聲可怕的慘叫聲驚醒了。而第二天的早間新聞報導道:“昨晚我市財政局局長王波在家中去世,具法醫推測,死因是受到過度的驚嚇而引發心臟病。獨生女王彤彤下落不明,有目擊證人說,昨晚在聽到一聲慘叫後,看見有一個穿著舊式高中女子校服的人從王波家出來。目前,警方正在做進一步的調查——”
返回列表